首页 > 都市言情 > 相亲对象他长得很凶 > 022(纱布包火)

022(纱布包火)(2/2)

目录

曹正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如果儿子还小,他还能哄哄儿子别害怕讲个故事什么的,如今儿子一米九的大高个,带出去谁见谁害怕,再让曹正君说些安慰话,他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。

硬撑了几分钟,曹正君走了。

江桃在护士站看得清清楚楚,别说她了,连同事们都一眼猜出了那人是曹安亲爸,哪怕亲子鉴定说两人不是父子关系都不会有人信的那种。

“遗传真是太强大了,小桃你们俩真要成了,生女儿或许会像你,生儿子肯定又是个小老大。”

“别说,带一个老大对象一个老大儿子去逛街,想想就有气势,走哪都所向披靡!”

江桃拿出手机。

曹安:那是我爸,是不是吓到你了?

江桃:还好,就是出现的太突然了,没做好准备。

她第一次见曹安也没有吓到往后退,这次真的纯属意外。

江桃:对了,你没跟他说咱们俩的关系吧?

手术后曹安的亲属可能都会过来探望,江桃可不想以相亲对象的身份被众人围观。

曹安:没有,不想给你添麻烦,以后有机会再正式介绍。

这样的机会,那必然是两人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江桃心跳微微加快。

隔着屏幕的聊天会让人比面对面谈话放得更开,以前的相亲对象就有不善言辞但在微信里面直接夸她漂亮的。

曹安不会这样,可他会时不时地表明一下他从未放弃转正的立场,强势隐藏在简单礼貌的文字下。

下午两点,02床的小老板去做手术了。

江桃忙完一阵,给曹安发了一段复制过来的阑尾炎手术备皮范围以及备皮的必要性。

她补充:通常护士都会直接跟病人面谈,咱们是熟人,我怕你没有心理准备,先发你了解一下。

备皮这种专业术语,很多人都没有机会了解,直到自己或陪护的家属要接受手术。

清晰易懂的文字,曹安很快就看完了,他既意外“上至左右肋缘下水平连线,下至大腿中上三分之一处”的这个范围,又诧异于这份提示隐藏的消息。

他问:你来操作?

江桃:对,七、八号病房里的所有病人的术前准备、术后护理都由我负责。

曹安删删改改多次,才找到最合适的问法:表姨故意安排我住这边的?如果这样,我跟她说。

江桃:不用想太多,进了住院部,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一个普通病人。

她能理解护士长的安排。

安排曹安来她这边,她会尴尬一下,可安排曹安去其他同事那边,同事知道她与曹安在相亲,脸皮薄的也会别扭,不薄的则可能会把曹安的隐私说出来开玩笑,哪怕没有恶意,作为听众、瓜料本身的江桃仍然避免不了另一种形式的尴尬。

不是江桃故意把同事想坏了,而是医护行业里好多经典笑料都来自病人的表现、医护互动。

本身没有恶意,病人的身份信息也是隐藏的,但江桃与曹安有关系,这事就变得特殊起来。

所以,她来操作最合适,只要她与曹安不尴尬,这个瓜也就滚不大。

小桃护士摆出专业谱,普通病人曹先生自然要听从专业安排:好,你过来前提前五分钟通知我。

.

下午四点半,江桃要出发了。

王海燕果然把三个实习护士都叫过来了,倒没有要跟去八号病房,只是留在护士站临时讲课:“你们三个到现在给男病人备皮还会不好意思,扭扭捏捏浪费时间,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江桃的专业表现。江桃你说,几分钟搞定。”

三个小护士好笑又佩服地看着江桃。

江桃神色如常:“时间长短会受病人毛发疏密影响,顺利的话两分钟足够了。”

王海燕:“行,去吧,我会从你进入病房开始计时。”

江桃拿起一次性备皮包走了,口罩还放在口袋里,进门时也没有戴。

病房里其他病人都在休息,江桃看眼靠在床上的曹安,将备皮包放在置物台面,戴起口罩,一边拉上挡帘一边道:“准备好了就脱裤子吧,褪到膝盖,上衣扣子完全解开。”

蓝色的挡帘将病床围得严严实实,江桃拿过备皮包,低着头拆开,径自做起准备工作,视线最多落在曹安身上。

她要专业,曹安配合。

江桃闻到了清新的沐浴露味,抬头。

曹安竟然准备了纱布,提前把自己缠了几圈,只露出底部一小段。

这种准备也就意味着,她还没来,他已经对身体失去了控制。

既然无法掩饰,他干脆做了力所能及的弥补。

欲盖弥彰。

江桃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,低头给他涂滑石粉。

一开始手是颤的,好在涂完人也彻底冷静了下来。

曹安始终偏头看向一旁。

全部结束,江桃整理好自己该负责的部分,垂眸道:“自己收拾一下。”

曹安拉过被子:“好。”

江桃挑开挡帘出去了,当她的身影走出八号病房,护士长王海燕也按下了秒表暂停,三个小护士齐齐凑过来,发现上面显示一分钟四十八秒。

“哇,小桃姐太快了!”

“这是一点闲话都没说吧?”

江桃的镇定一直维持到她跨进洗手间之前,进去之后,她便立即扯下口罩,背靠门板手脚发软。

太过分了,怎么可以长那样!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