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小青梅 > 软卧(陈西泽我愿意和你同甘共...)

软卧(陈西泽我愿意和你同甘共...)(2/2)

目录

“陈西泽,我不会套。”薛梨在挣扎了很久之后,终于放弃了,“你过来教教我。”

陈西泽放下书,起身过来,将她弄得乱糟糟的被套拆下来,重新整理好,一言不发地帮她套上。

“诶!不用不用,你不用帮我,教我就行了。”

薛衍懒懒地睨他们一眼:“你让他帮你弄呗。”

“我就要自己学!”小姑娘很有气性地站起来,捡起了被子的边角,在陈西泽的指导下,塞进了被套里面,四角齐全之后再两边一拉,被子顺利地套了进去。

“会了吗?”

“好像有点会了。”

“那拆了再练习一次。”

“嗯!”

薛梨又乖乖拆了被套,重新独立地套了一次,这次就完全学会了。

薛衍不可思议地望着他:“你可真行啊,这混世魔王都能让你管得服服帖帖的。”

陈西泽重新坐回来,拿起了书:“我一直很会带小孩。”

薛衍赶紧追问:“对付这熊孩子,你有什么制胜秘诀吗?快教教我!”

“唯一的制胜秘诀只有一个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后续内容,需付费订阅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不稀罕听了。”

下午,三人组了个斗地主的牌局,打发时间。

陈西泽和薛衍俩人智商都挺高,还会记牌,就薛梨一个小菜鸡,跟他俩打也打不赢,尤其每次抢地主,都让陈西泽和薛衍俩人狠狠碾压。

玩到最后,自信心被全盘摧毁,她扔了牌,哭唧唧地说:“这也太不公平了!”

薛衍笑嘻嘻说:“又没人出老千,怎么不公平。”

“你俩都记牌,就我记不住。我当然打不过你们!”

薛衍趁机挑事:“你看陈西泽赢了这么多,也不知道让让你,什么塑料情侣啊。”

陈西泽直言不讳道:“我为什么要让她。”

“她是你女朋友啊!这不是天经地义吗。”

“我不这样觉得。”陈西泽望向哭唧唧的薛梨,教她道,“再来几局,不要急着出牌,多思考。”

“唔,好。”

薛梨知道陈西泽不会让她,因为他从没把她看得比自己更弱。

她以前在薛衍的阴影底下生活,很不开心,大家都知道她有个天才兄长,即便她不是笨蛋,只是平凡普通而已,也因为天才兄长的缘故,让她遭受了更多不公正的眼光。

陈西泽是唯一一个真正发自内心尊重她的人,所以他不会故意放水。

给与对手最大的尊重,就是全力以赴。

所以薛梨很听陈西泽的话,什么都跟着他学,哪怕一开始不会,只要多努努力,总有学会的一天。

牌局打到最后,薛梨总算凭着运气赢了一把。其实俩兄妹都没捞着好,陈西泽成了最大的赢家。

薛梨将脑袋凑到他手机屏幕前:“赢了多少?”

“35块8。”

“现在本女朋友以女朋友的名义,命令你上缴所有灰色收入。”

“能不能给我留几块钱买烟。”

薛梨揪住他的衣领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“买…盐。”陈西泽表情严肃,极有求生欲的说,“嗯,买盐。”

她松开他,警告道:“别让我逮到你抽烟,不然就没收全部零花钱。”

入夜之后,薛梨陈西泽靠在一起用手机看了一部迪士尼电影,小姑娘呵欠连天,脑袋跟啄木鸟似的一搭一搭地靠在他肩上。

陈西泽收了手机,让她睡了下来,妥帖仔细地给她捻好了被单,摘了她厚厚的眼镜,擦干净收入眼镜盒中。

小姑娘五官柔美,眼眸无法聚焦,显得有些迷茫,白皙的皮肤和微红柔嫩的唇相得益彰,她的面庞很清淡美好,总给他一种童话般的感觉。

“陈西泽,你也睡了?”

“我等你睡着,再上去。”

“原来你这么黏我,那以后我要是跟你分手了,你是不是会疯。”

陈西泽:“是是是。”

“那你会不会哭着求我不要分手。”

“我跪下来求你,行吗。”

薛梨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陈西泽也被她逗笑了,伸手拨了拨她颈子上的小铃铛:“你还把自己爽到了是不是?”

“有点。”

“闭眼。”

薛梨从被子里伸出手,握住了他的手,乖乖地闭上了眼睛:“晚安。”

五分钟后,小姑娘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去,柔软的掌心也没有了力量,陈西泽将她的手放回温暖的被窝里,起身离开了。

火车轰隆隆的声音入了梦,梦境很不安宁,薛梨很快就醒了过来,看到走廊处有暗淡的光。

她看了眼手机时间,现在是晚上一点二十五,车厢里绝大多数人都睡着了,偶尔能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说话声,听不真切,像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。

忽然又很想陈西泽,薛梨踏着拖鞋,站起身,望向二楼的床铺,却看到床铺空空如也,没有人,被子也折叠得很规矩。

薛梨吃了一惊,连忙摇醒了对面的薛衍:“哥!哥哥!陈西泽不见了!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呀!快醒来!”

薛衍睡得很死,被小姑娘一阵猛摇给弄醒了,很不爽地咕哝:“臭梨子!又皮痒了是不是!”

“陈西泽不见了!”

他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说:“他在之前的硬卧车厢。”

“啊!怎么会…”

“我准备给他买票,他说算了,没来,别吵了,老子好不容易睡着。”

薛衍转过身去,继续安安稳稳地睡觉。

薛梨在床边坐了会儿,大概明白陈西泽出于尊严,不愿意平白花薛衍的钱,他自己也不太舍得这么贵的软卧费用。

真是的,干嘛瞒着她。

明明之前就说好一起回家的,他要是不愿意来,她也不会跟着她哥换到软卧呀,现在一个人偷偷溜走算怎么回事。

薛梨给自己穿好了衣服,按照之前的车厢找了回去,果然在之前的下铺找到了陈西泽,他保持着侧睡的姿势,睡颜沉静,呼吸平稳。

即便是睡得如此随意,也依旧保持着极规范的表情管理,完全没有薛衍那种打呼流口水的糟糕睡相。

薛梨坐在他身边,指尖勾勒着少年深邃的眉骨、挺拔的鼻梁和锋薄的唇。

陈西泽睡得很浅,被她的触碰惊醒了。

他皱着眉头,看清了面前的小姑娘:“小猫,你干什么。”

嗓音也带了几分朦胧的慵懒。

她分外不满:“说好一起回家,睡觉又跟我隔这么远,还骗我咧。”

“睡个觉而已,那边和这边,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那之前就不该过去呀,都说好一起了。”

陈西泽无可奈何地坐起身,摸了摸她的下颌,哄道:“很晚了,我送你过去,明天你一睁眼,我就又在你身边了。”

“不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你怎么和我在一起?”

“我们一起睡。”

薛梨脱了鞋,脱了羽绒服,踩着陈西泽的身体,挤上了他的单人床位。

“……”

“祖宗,这里很窄,你要跟我叠罗汉?”

“不管,骗我就是你的错,明明我可以睡你上面的床铺,现在都不行了,你要负责。”

陈西泽知道小姑娘倔强的性格,无可奈何,只能让她睡到里面来:“侧身睡。”

“嗯。”

薛梨挤了进来,陈西泽半边身子都被挤出去了,不过也还好,勉强能装得下。他紧贴着她的后背,将被单拉过来给她盖上了,从后面抱着她入睡。

被窝很温暖,周遭全是他的气息,背后就是他炽热而坚|硬的身体,他湿热的呼吸就落在她颈项边。

她产生了一种心灵被塞满的感觉,很奇妙,也很愉悦。

薛梨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。

过了会儿,她感觉到陈西泽的手,克制地落在她腰间,轻轻地捧住了。

“陈西泽,你睡着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压到我的头发了。”

“胡说。”

“真的,压到了。”

“你大概忘了你是短发。”

“……”

薛梨笑了起来:“开个玩笑,缓和一下气氛。”

“气氛挺好的。”

过了会儿,薛梨转过身,跟他面面相贴。

俩人隔着夜色相互对视了一会儿,薛梨凑过去想吻他,但陈西泽躲开了。

“别勾我。”他努力控制着自己,“乖乖睡觉。”

薛梨将脑袋埋入他的胸口,安心地闭上了眼——

“陈西泽,我愿意和你同甘共苦。”

……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目录
返回顶部